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黔中平坝 » 历史沿革

陈法心中的贵州

发布时间:2011-10-19 00:00:00 浏览次数:
【字体: 打印

  我们驱车行走在距平坝城南约9公里的峰林谷地,经过陈法的故居白云镇,去瞻仰这位历史文化名人的墓地。导游把我们带至山清水秀、布依族风情浓郁的邢江河河畔,这儿名为大高佤村,有一块由邢江河流水分割而成弧形的田坝,田坝中有一座小山,陈法的坟墓就在这座小山之上。
  在陈法墓前,我们为能与这位“康乾盛世”的读书人拉近距离而十分庆幸。天宇掠过悦耳的鸟音,同行的平坝县文广局杨局长介绍起陈法的人生经历,让我们了解了这位历史名人的一些事迹。
  陈法,平坝白云庄人。康熙三十六年丁丑(1697)六岁就塾;康熙52年癸己(1713)22岁,
春,举贵州乡试第二名,秋,成进士,人词馆;雍正八年庚戌(1730),39岁,帝召见,授知直隶顺德(河北邢台府);乾隆二年丁巳(1737),46岁,升河东运河兵备道(又称河东河道)、护理总河(又称监司);乾隆十七年壬申(1752),61岁,服阙,朱贵山引主贵山书院讲席……
杨局长的介绍,使大家对陈法有了大体了解,接着,他指着碑文念出正中的一行“皇清诰封中宪大夫陈公讳定斋君墓”,上首一行时间是“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立一九九零年三月二十七日重立”。他解释道:“陈法虽官高位显,但生活节俭,生前并不注重坟墓营造。他现在的墓碑并不是原碑。”
  听到这里,大家自然会对比古代士宦墓葬的豪富奢靡,想起陈法人生原则和高尚品格,不少人就热情地建议:“该在这块热土为他立起一尊高大的塑像,以示永久的纪念。”
  这样的建议,把当时的缅怀活动带进高潮,我同大家一起在墓前照相留念,又听到不少人发自内心的议论。在陈法墓前,我终于长时间不再聆听周围的一切,而听任内心久远而亲切的独白:伟哉,陈法!
  我是一个屯堡世家的子弟,我联系陈法的家谱和年谱,油然而生出一种特别的尊崇之情。陈法出生在典型的屯堡人家,他祖籍江苏江都县,始迁祖讳旺,顺帝至正十九年己亥(1359)从朱元璋军,明洪武十四年丁酉(1381)随军进征云南,后以武功授昭信校尉。洪武十八年辛
丑(1385)奉旨致仕,赐平坝卫所百户占籍平坝……
  陈法出生平坝,热爱贵州,这形成了他人生中的一根红线。在屯军人黔之际,曾任明太祖朱元璋参豫机务的刘伯温对当时地处边远、道路阻塞、发展滞后的贵州及云南作了一番
高瞻远瞩的预言,认为:“江南千条水,云贵万重山。五百年后看,云贵胜江南。”而陈法,他竞无独有偶地写了一篇奇文《黔论》。文中,他指出了当时贵州的落后现状:“黔处天末,崇山复岭,鸟道羊肠,舟车不通,地狭民贫”,认为黔人有陋、隘、傲、暗、呆“五病”;有鱼米贱价、无大荒寝、无大寒大暑、风俗俭朴、举人一科拣选、奇山水可游观、养生丧死无憾、山洞可以避秦“八便”。他通过入木三分的辩证分析,认为贵州人只要去“五病”而享“八便”,易守其所长而勉其所不足,黔亦何负于人?在陈法的心中,贵州应当从实际出发,扬长避短,锐意进取,那么,贵州的前景就会一片光明灿烂。
  如今,在陈法故乡平坝县,其生产总值已达到l37026万元,现又实施“环境立县、农业稳县、工业强县、旅游活县、科教兴县”五大发展战略。当我们重温《黔论》,仍不乏有益的启示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上一篇:
下一篇: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