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黔中平坝 » 历史沿革

陈蕴瑜烈士墓及纪念塔

发布时间:2011-10-19 00:00:00 浏览次数:
【字体: 打印

  陈蕴瑜(号怀珍)一九三八年五月二十三日,在徐州会战中,多次拒敌于安微砀山苇楼,最后在弹药耗尽、援军未到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与敌人短兵相接,陷入一片肉搏混战,最后献出宝贵的生命,血染沙场,卫国完忠,忠骸未能抢下。其安葬于家乡天龙镇的坟墓,是用香粑制成烈士生前的身躯,穿上烈士穿过的衣服,附烈士照片,一并入殁安葬,称衣冠冢。
  衣冠墓修建于公元一九三九年十一月五日,位于天龙镇东北角之滇黔公路左侧,碑文由当地族中知名人士陈寿昌先生着隶书:“陆军少将陈公讳怀珍之墓”。碑联着行书,上联:“百战著鹰扬苇楼垒外羞裹革”,下联:“千年来鹤驾华表巅头话埋衣”。墓冢呈圆形,直径约5米,用大小一致规格的石头垒成,向南方,坟墓后面墙上立有高达六尺的两块巨碑。第一块:追赠陆军少将陈君蕴瑜别传。其内容:砀山之役,敌人以狼突之势,陆空并裒、嘬峰放苇楼,我数百孤军,援穷弹尽,犹复不屈不挠。而陈君蕴瑜,乃以殉国闻。自抗战军兴以来,死事者多矣。敌人挟其精锐之器以谋我,我所峙以抗敌者也,忠而已,义而已。惟此忠义、民德之一日不亡,则抗战之前途一日未艾。陈君之殁,悲壮惨烈,固有之足多焉。君讳怀珍,字蕴瑜,贵州平坝人也。世为农,年十六肄业中学,屡试辄冠其曹。以国家多敌,弃文就武。民国八年毕业贵州讲武学校,即崭露头角,历充黔军排连长。民国十年先总理讨陆之役,随军援桂,以克柳府有功升营长、团副。嗣任黔军第四混成旅参谋长,多所擘画。民国二十年,奉令出省考查军政,回黔复充二十五军军部上校参谋、第三师副官长、贵州全省保卫团总部副官长兼军警督察处参谋长。旅任第二师副官长。二十四年,改充陆军第一百零二师一旅二团团长,调峨山受训后,随师赴豫鄂皖边区剿匪,屡战有功,奖赠陆海空军甲种一等奖章,陆军步兵上校铨叙。君驭下有恩,尝以忠义相感发。临阵克敌,每身先士卒,故人多乐为用之。二十六年抗战事起,君以一零二师六零七团团长,随军参加沪战,与敌周旋于虹桥苏州河间,血战逾月,调陕整训。已而本师复奉令参加徐州之战役,固守砀山时,敌蜂屯蚁聚,由永城北窜,冀联金乡鱼台之寇,以胁我徐州侧面一部,复由济宁鱼台向砀山一带进犯,砀山地势平衍,敌战车踔便,本师独住防守,众寡之势又甚悬绝,乃用奇兵夜袭之。五月十六日挫敌于回龙集,十七日截寇于黄口,二十一日撇敌于牛堤埢,复进攻苇楼,克之,夺敌装甲汽车三十余辆,斩获甚众,君皆有功焉。当我军之克苇楼也,君所部不足二营,屡战疲惫,敌三次增援,环苇楼而军者数匝,我徐州友军又复先后转进,故敌得倾其全力以图砀山,致令我全师守战劳分,难于兼顾。而友军之奉令增援者,尚徘徊于马牧集间。君以孤军守苇楼,与敌相持两昼夜。敌环寨而攻,车冲炮击,并以空军协同轰炸,我官兵伤亡过半,能战之士不满二百,弹且尽,知援兵不可恃,乃誓于众曰:“事急矣,愿与诸君同死,固然等死耳!突围杀敌尚可生乎?望诸君共勉!若能相持至次日晨,则吾形势可变。殊死战,今日之势,终不会诸君独死,瑜独生”。于是,众皆泣,君亦泣。至夜,星月明灭,四海沉沉,惟闻敌人疏落枪声,君乃令众左持手榴弹,右持冲锋枪,分东西向突击。既越堑,以敌遇,刃弹齐施,肉搏逾时,所杀伤过半,卒以众寡不敌,我官兵之突围而出者,仅七十余人。而君竟以饮弹殉国矣!时民国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也。君殁未三日,我中央变更策略,命本师转守归德。全师官兵,乃各由据点突围,仍以孤军挺白刃冲锋,死敌者相属也。虽未芟夷大难,则足寒敌胆,而树风声。自扼守砀山浃旬之间,我全师之伤亡者,官位一百四十余员,士兵二千六百余名。而牛堤埢之战,子弟健臣亦以身殉,得非忠义之士气耒声应而然哉!君性本沉毅,遇事敏断,有兼人之才。虽久历戎行,而其生平吏治尤多,可述者,初黔省自民十以还。迭经多故,伏萃潜滋,而县官类文吏,不能弭盗,省府以君才不器,俾兼摄黔西县,篆治绩有声嗣复任织金、水城、正安等县县长,肃清股匪,草揃而苗薅之,凡两权威宁、思南县,篆兴革利弊,民犹讴思费辍,君起自田间,深知社会情伪,且家世勤农,负郭之田足以事蓄,故历任钜邑,不妄取一芥于民,有古廉吏风。与民相安,人恐其去,牵调别迁,民皆曰:“陈公弃我也”。君与予幼同学于讲武,及出任军旅,当副予,自予帅师赴豫,君复为团长,替予治军治军二十年来,共事之久,故相知深也。每有疑事,得君一言而决。君常规予温,辞严义正。畏友也。自君殁,予有过无闻痛哉!君既以殉国闻,国府念前劳,追赠陆军少将,给恤有功。加苇楼论以敌,君遗尸不可得,其仲弟怀琨,乃具君衣冠而葬之。复将营祠以祀君,其生平行谊,国史宜书,乃别为之传,俾刊于祠后,以纪君殉国之烈,而示吾国民忠义之未尝泯者,得有所考焉。
  论曰:“黔于吾国,僻在西南,其山川雄郁磅礴,民风多刚朴,君生长田间,而磊落沉毅,故天性然也”。其与弟琨书曰:“抗战卸侮,军人天职,即为国而死,成功成仁,本自有命。”则其临难不屈之志,固已早决于平日欤!卒其所成,蔚为国光,有以哉!有以哉!
中华民国二十九年四月 遵义柏辉章撰拜并书于湘北军次
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六月吉日  立

 

第二块:晋少将陈团长蕴瑜墓志铭。内容为:夫蛮夷猾夏尚书著矣,然数千年来,为祸之烈,固未有吞并我藩属,割据我边围,枯吸我经济,侵略我文化,挑拨离间我统一,处心积虑。务沦我国家民族于万劫不复,不惜孤注其倾国之师,压迫暴戾我海陆空际,如今日帝国主义倭寇者,至我秉国钧者,数千年来,更为未有。能高瞻远瞩,知彼知已,运筹帷幄,指挥万里,不待交绥而政略,战果已决,胜于机先。陷敌进退维谷,我则反因战争赢操建设之算,如今中央最高统帅之所领导者。蕴瑜值祖国数千来未有之奇变,隶数千年未有之麾纛,与数千年未有之封豕长蛇,搘撑驰骋,徐州之役,扼守砀山县苇楼。旬日,终以寇众我寡,于中华民国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三日,壮烈殉职。俾举世各国益钦吾华正多殊死战之健儿,而在成兹数千年未有之际会。呜呼,岂不壮哉!蕴瑜本肄业旧制中学三年矣。忽弃去,毕业于贵州陆军讲武学校。积功由排长擢,营长、团附长,既而一任黔西、织金、水城、正安、两任思南、威宁六县县长,政无不举矣。又弃去,以师部副官长随黔军第二师合国军第一零二师,自黔奉调河南,以六零七团团长率领参加上海江阴、徐州诸战。整暇攻守于虹桥陈家镇,夺获坦克车五辆,于韩道口夺装甲车二十五辆,于苇楼风云曲折,忠骨莫收,是其素志然也。蕴瑜,贵州平坝县天龙镇陈氏,讳怀珍,字蕴瑜,以字行生前光绪庚子年,得年三十有八岁。其毕业讲武学校在民国八年。调赴河南,在二十四年,以一零二师一旅二团团长改六零七团团长,则二年越,改陆军步兵上校则又越一年。晋级少将,并委座特奖七千元则战殉后也。配朱氏,有淑行,先夫三年卒,生女先懿,子先懋。继聚王氏,生子先聪。蕴瑜昆季四人,仲弟怀琨,既求兄尸不可得,乃遵母命,殓兄所赏著衣冠,于二十八年十一月五日,卜葬于距镇半公里路西侧之堂房园。乾山巽向,坟前侧。营祠作主,以时荐飨,更勒后铭墓,揭橥生平大略,其详别有哀挽录。暨师部录呈战功之文云:“蕴瑜脑筋细,专责任,严义利,居恒自爱,视人之弗如是者,辄不乐与共事,每一辞职,用材者辄不听其迳去,或更调他职以试之,二十年中,遍历文武各职,无不矜容,辄时萌退志,固不以中有所不乐。而一旦或旷其所守也。七七闻衅,准备移师,自此,并退志亦毫不萌矣。此识蕴瑜者,知其必于所役许国也。”铭曰:
  黔军出省,民国数见,云涌龙骧,风从虎变。君笑晚之,自屠 奚艳,我当英雄,对外树建。俄焉布阵,豫扬徐州,转战千里,岁将一周。匈奴誓扫,不胜毋休,车夺铁甲,气吞瀛洲,瀛倭初料,朝战夕了,遭遇君等,方悔莽草,是一二八,肉搏血掉,是台儿庄,守韧功骄,涂敷颜面。倾国师来,焰猖蚩尤,星陨将台,无须革裹,何事尸埋,苇楼壮烈,华夏襟怀,既维戎行,庶钦民政,苞苴断金。讼狱悬镜,案岂留牍,境必除獐,六县同辙,思南尤尽。粤若名括,太平探源,武不怕死,文不爱钱,两美难有。而君俱全。捷音抱歉,杀贼九泉,郁郁佳城。公路在望,故园轶闻,崇祠肖像,车马盘桓,冠盖登降,参读斯铭,敬仰无量。
  前清光绪丁未科钦点即用知县原任直隶唐县知县
族叔    楷 撰
族叔    宗绪敬书
中华民国三十年 六月 吉日

 

  在天龙哨上滇黔公路左侧面,立有纪念塔一座,高五米,上有:“陆军少将陈蕴瑜烈士纪念塔”。此塔已在文革中毁掉。
  陈蕴瑜烈士纪念塔,在当地影响较大。陈蕴瑜烈士成为人们学习的楷模,他激起不少仁人志士,离开家乡,为国为民。烈士的人生观、世界观,效忠祖国的精神,在天龙附近的大大小小屯堡村寨广为流传。每当提起这位年仅三十八岁的烈士,人们不禁仰慕崇敬。中小学生在每年的清明都要为烈士默哀、致敬,老师们都要把烈士的事向学生们作宣传,它将启迪每一位青少年在学习的道路上勇攀高峰,服务于祖国和人民。它是祖国的骄傲、也是家乡的骄傲、更是屯堡人的骄傲,愿烈士精神代代相传、永垂不朽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上一篇:
下一篇: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