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黔中平坝 » 历史沿革

贵州平坝屯堡的成因及其文化价值

发布时间:2011-10-19 00:00:00 浏览次数:
【字体: 打印

  摘 要:平坝屯堡的成因有着多方面的因素,如军事、自然环境、家庭和传统文化的因素;其文化价值也是多元化的。

  关键词:平坝 屯堡文化 成因 文化价值

  “屯”是指军队的驻防地,而“堡”则指移民的居住地,随着时间的推移,后人就将之合称为“屯堡”,而居住于此地方之人,“迨制既废,不复能再以军字呼此种人,惟其住居地名未改,于是遂以其住居名而名之屯堡人”。①屯堡人因此而得名,屯堡文化由此传播开去。

  贵州平坝一带有着独特的屯堡文化群体──平坝屯堡。学术界关于屯堡文化的研究比较多,但多从整体来分析,而以贵州平坝的屯堡文化作个案的研究却没有,笔者不揣浅陋,将对之作浅显探讨,以求教于方家。

  一

  贵州平坝屯堡形成的原因众多,其最初的原因应该是与军务有关。据史载,明洪武四年(公元1371年),朱元璋派大将汤和率兵南征贵州,洪武十四年(公元1381年),朱元璋又派30万大军进攻西南,目的是消灭元朝的残余势力。战事一直延续了许多年,但并未制服西南,而反叛之火却不时重燃,威胁着明王朝的统治。朱元璋采纳大臣意见,以征剿与安抚相结合的策略,置官设卫,这样,军队就留在云贵地区。为安抚民意,稳定军心,朱元璋又下令将留戍者的父母妻子儿女全部送到戍地,并推行屯田制度,按三比七的比例,三成军队驻扎城市,七成军队屯驻农村,并按总旗每人领种田地24亩,小旗每人领种20亩,屯军每人领种18亩的比例发给田地,使屯军和家属就此立寨安居。此外,明王朝又以“调北填南”的举措,从中原、湖广、江南等省强行征调大批农民、工匠、役夫、商贾、犯官等迁来黔中,名曰“移民就宽乡”,发给农具、耕牛、种子、田地,以三年不纳税的优惠政策,就地聚族而居,与屯军一起,形成军屯军堡、民屯民堡、商屯商堡。例如“徙江南巨族号称二十万人入云贵两省,是为今日云贵两省诸氏族之始祖”,②明朝屯军而在贵州西部兴起,屯军及其家属的后裔现主要居住在贵州平坝的二铺、三铺和旧州镇延及平坝、清镇、镇宁、长顺等地。例如《明史》就记载:“平坝卫,洪武二十三年闰四月置,属贵州都司。” ③此外,清道光年间《安平县志》卷2《地理志•建置沿革》也记载:“洪武二十三年庚寅闰四月,以卢唐三寨及金筑府地置平坝卫,……以宣德侯长子金镇袭指挥职,世守其地。于时苗夷远窜,地广人稀,诏以湖广长沙等处余丁,三户抽一,以实其地,分隶五所,列十五屯,总其权于指挥。仿唐兵之制,有事征调,无事戍守,屯田耕种,自食其力。” ④此为贵州历史文献中有关明代民间移民难得一见的资料,人数想来不少。《明实录•太祖洪武实录》又云:“洪武二十三年闰四月千辰.“置平坝卫指挥伸司于贵州威清卫。以金镇为指挥合事领兵守之”。⑤

  其二,是平坝所处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所决定的。平坝地处贵州高原海拔1000米左右的地方,但峰林峡谷间都有大片的平坦盆地,加上充沛的水源,亚热带多雨温暖的气候,以及地位优势所带来的相对发达的交通。因此,这片土地相对来说应该是有利于生长和繁殖的。军队过来以后,充分利用这块土地的地理优势和相对有利的气候条件,从而定居下来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聚族而居世代相守,从而形成了今天的屯堡。可以这样说,正是这一批最早的居民,对屯堡文化的传承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

  其三,实行屯田制以后,大批的屯田的官兵集中起来,保持着军队的体制,闲时务农,以耕种为主,进行垦荒、种植,自给自足;一旦发生战争,则整装开上前线,参加战斗;另外,平时还要负责周边区域的治安工作,保证地方安全。这种自成体系亦兵亦农的建制,不同于正规军队可以调动、换防,也不同于当地的土著,完全务农,而是有着自己独特的身份和职务。一份份“愚忠”换来了搬不走的土地和家园。这种命运的安排,面对周边矛盾尖锐的环境,同为“远在异乡为异客”的心理,一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漠视的认同感,就把这些来自安徽、江苏、江西、河南、湖北等地的“老乡们”紧密联系在一起,共同传递着同一文化信息同一表现形态。在相对固定的生活圈互动互助,共同塑造了屯堡文化的灵魂。

  其四,明代在平坝推行屯田制,多是以一个家族或几大姓来设屯建堡。明朝皇帝非常清楚传统的宗法思想所产生的内聚合力和外在张力,能汇聚成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。实施“填南”方略,营造军事重地“汉多夷少”,集小力为大力,以家族为主体来建构屯堡片区,无疑是最佳选择。至今在众多屯堡村寨中,仍以大姓为主体,他们聚族而居,建祠堂、修宗庙、上祖坟、续家谱,用传承的宗法思想延续本族的光荣和发展。其结果是对屯堡文化的沉淀,加速了固化作用。

  其五,传统意义上的婚姻,是保证家族血缘得以延续的必须过程。在宗法思想支配下,过去的婚姻观很讲究“门当户对”。在这种婚姻理念支配下,他们择亲不但绝不会与周边的其他民族通婚,就是从外省入黔来的“客家”汉人,也不是择偶的对象,甚至形成“屯对屯”、“堡对堡”、“民屯对民屯”、“商屯对商屯”的婚姻圈。就是这种亲对亲、戚对戚的单向性婚姻,以世家通婚的姻亲关系,形成了一种互助互动的人际网,把固有的信仰、民俗、习尚等文化具象相互影响相互聚合而保存下来。

  其六,屯堡人来自经济文化较为发达的中原和江南地区,其生产方式大大优于当地的土著民族。相对先进的经济和文化,使他们之间自然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,自为一脉,自成一体,在整体意识的驱动下,整合成一道厚厚的墙,不屑周边民族文化的渗入。加之,屯堡人是明王朝开疆拓土的功臣。对土著民族,他们是征服者、占领者,对填南汉人,他们是先驱者、开拓者。特殊的社会地位,使他们产生一种强烈的自豪感和优越感,不仅歧视当地民族,就是对经济状况好于他们而后来的商屯汉人,也不高看。常常讥笑其妇女头饰为“扫碓把”,尖尖小脚是“洋角锤”。一种正宗的观念;总使自己处于居高临下的态势,去护卫自己、诠释自己、孤独自己。

  二

  屯堡文化是一种地域文化。平坝的屯堡文化也是如此,它以平坝为中心辐射开去,是一定时代的军旅文化与民族民间文化的融合创造,包括典型的石头屯堡和民间建筑、独特的服饰、语言、民风民俗、饮食文化、民间艺术等。必须指出的是平坝屯堡人的主体是汉人,但也有少部分被称作“凤头苗”,这一部分应该是所谓的土著居民。古老的文化遗存,现代文化的滋养和丛生,外来文化的融合与嫁接,形成了古朴而又独具特色的屯堡文化。

  平坝屯堡人有民谚说:“石头的路面石头的墙,石头的屋顶石头的房,石头的碾子石头的磨,石头的碓窝石头的缸。”这是说这里的人们的先祖屯军到来之后,用石头建筑军用堡垒和制作生活用具。当时驻军的每一个据点,都有石头的城墙、屯门和高耸的碉堡(哨栅)。由此发展而来的军民村寨,每家每户的大门严实,围墙窗口如枪口似的外窄内宽。一些居民为三合院和四合院,毗连的院落互不相通。建筑有江南的风格,布局精巧,结构坚固,每一宅院大门都精雕细刻,有垂花门罩和隔扇门窗。当然,就地取材,也无不得益于当地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大量天然的碳酸盐岩石材料。而今石头建筑在人们心目中,有着它的特殊位置,其历史积淀是十分深厚的。

  屯堡建筑的选地讲究风水堪舆。靠山不近山,临水不傍水,地势干燥,视野开阔,水源方便。左右有大山“关拦”,坐向以南北为宜,要符合“前朱雀,后玄武,左青龙,右白虎”,“山关人丁水管财”的五行学说要求。对屯堡人来说,传统的天文地理对人生命运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,被视为“万年龙窝”的居屋,如果不讲究风水龙脉,不注重相生相克,不仅会影响自身的财源命运,还会牵连到全寨的兴旺发达。这种习俗心理无疑对促进屯堡人的内聚力起到无形的作用。

  平坝的屯堡文化是独具特色的民间艺术。这些民间艺术包括地戏、唱书、佛歌、山歌、花灯等,特别是乡间流传的《跳鬼图》,画面与现在的地戏相似,可见古人还称它为“跳鬼”。地戏的表演者全部是男性农民,表演时身穿布制长衫,腰间围着绣花战裙,背上扎靠旗,由头上垂下黑纱罩住面部,额上戴木制的各种彩色面具,上插野鸡毛,在一锣一鼓的伴奏下载歌载舞,表现剧情。剧目的内容都是明以前和明、清两代流行的演义小说、民间说唱中曾有的征战故事,如《三国演义》、《封神演义》、《薛仁贵征东》、《薛丁山征西》、《杨家将》、《说岳》等等,当中的故事,十分丰富。唱书通常在夜间进行,中、老男性聚集一室,由一位识字的人手持唱本,用一种既不同于地戏也不同于山歌的富有抑扬顿挫韵味的腔调唱出。这些唱本的内容都是流传甚久的历史演义故事和民间故事,如《薛仁贵》、《说岳》等。

  平坝屯堡的民俗信仰很杂,平坝屯堡人可说是多神论者。在屯堡人家,几乎堂屋正中都贴有大红纸写的“神榜”,中间一般都写“天地国亲师位”,两旁写的“神讳”则有详有简,但释、道、儒、巫齐备,如来佛祖、玉皇大帝、大成至圣、五显华光和平共处,一同受到奉祀。平坝屯堡庙宇多,庙会也就多。相传有观音会、关刀会、雷神会、牛王会、马王会、欣苗会、三元会等。平坝屯堡人的民俗信仰还表现于日常生活的诸多方面,如婚丧大事、养儿育女、架房立屋、上坟

  祭扫等等,规矩和禁忌甚多。如婚娶就有说亲、纳采、迎亲、回车马、过晒席、拜堂、撒帐等繁琐的仪式;养育子女有吃满月酒、剃头酒、以及逢生日的“割尾巴”酒等活动。旧历年初一不能扫地,不能动针线,不能泼水等。

  服饰是屯堡人的鲜明特征。尤其是妇女,身穿布制大袖长袍,领和袍袖边缘均镶有彩色丝线绣成或织成的花边,腰系真丝黑色宽带,前有围腰,人们称为“屯堡服”。她们中已婚的头发后挽成髻,插有银制或玉制的长簪,头上围一圈包帕,老年的为黑色,青年的为白色;未婚的姑娘则梳长辫,不挽髻。据《平坝府志》载,旧时“妇女以银索给发分三络,长替大环皆凤阳汉装也”。⑥这种发式称为“凤头笋”。她们的脚上常穿尖头布鞋,多是绣了花的。这种服饰虽历经演变,仍具有某些明代特征。

  屯堡人很好客,特别在生活逐渐富裕的今天,有客人必以酒食款待。酒是自烤的糯米酒,俗称“乒噹酒”,意思是酒醇而度数不高,人会不由自主的喝得很多,一出门就醉倒在地上。菜肴也十分丰盛,平坝过去城内的饮食是很有名的,这些饮食在屯堡照样有,并且有独创。如辣子鸡烧豆腐,不设宴席时这是必有的家常菜,一锅油汪汪的鲜红鸡汤泡着雪白鲜嫩的豆腐,端上桌就使人食欲大开。最有趣的是客人身后常悄悄站着一位妇女,手拿装了米饭的木瓢,客人才吃下半碗饭,她就麻利而准确地将一瓢米饭扣在你的碗上。她们不劝酒,只劝饭,要求客人吃饱,这正好反映了屯堡的好客与热情。

  总之,平坝屯堡的成因有着多方面的因素,其文化价值也是多元化的,是贵州多彩文化的生动体现,有着丰厚的文化取向和价值内涵,值得我们去深入研究。

  ①《安平县志•民生志》。

  ②(民国)《续修安顺府志•氏族志》,卷4。

  ③《明史•地理志》,第01215页。

  ④(清•道光)《安顺府志•地理志•建置沿革》,卷2。

  ⑤贵州省民族研究所编:《明实录•贵州资料辑录》,贵阳:贵州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,第70页。

  ⑥《安顺府志》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上一篇:
下一篇:
回到顶部